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波浩渺的家

烟清雾绕人似仙,波光粼粼鱼跃天.浩瀚寰宇思飞渡,渺渺梦境魂绊牵.

 
 
 

日志

 
 

我和骑友去远行【原创】  

2009-04-19 02:42:25|  分类: 旅游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前天,内蒙古骑游协会六队的马青山队长给我打电话,说4月18日(星期六)要组织部分骑友去一趟旗下营,让我做好准备。今天一大早,我吃罢自己熬的保健粥,骑上我新买的“坐骑”就往集合地点长乐宫赶。正好8点我赶到长乐宫,可马队长、董政、孙田仲、焦太如等骑友已经等候在那里,还有我叫不上名字的几个骑友。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长途骑游,自然心里有些激动。马队长朝我走过来,关切地问:“到旗下营来回有100多公里,你能行吗?”我爽快地回答说:“没问题。”其实我心里也没底,还担心自己能不能跟上队伍呢?我毕竟是第一次和骑友们骑车走这么远的路啊。

        马队长向大家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我们有10多个人参加的队伍于8点10分准时出发了。队伍中还有三名女将,在今天出游的队伍中,年龄最大的是72岁的内蒙古林业厅退休老干部恩和,最小的是48岁的张媚珏。其余的是年龄接近或超过60岁的老同志,我还算年轻的呢。你可别小看这些老同志,他们可是富有骑游经验的老骑友,他们当中有几位曾骑车去过海南岛、浙江、大连等地呢。队伍出发后,沿着去往民航机场的高速路快速的行进,平均速度有23至25迈。我们平时在市内骑车也就是16、7迈,23、4迈我已经觉得很快了。起初我还能跟上队伍,但往白塔机场的高速公路上拐时,因为有一段上坡路,我明显的被甩在了队伍的后面。内蒙古邮政公司的曹连奎是我多年的老朋友,对我格外关心。他参加骑游协会已经好几年了,算是老骑游了。他见我上坡时骑得很慢,蹬起来很吃力,就教我换低档位。他说:“上坡时要把前面的主动轮换到中轮或小轮上,后面的从动轮换到中轮或大轮上,直到自己觉得蹬起来不吃力为止。”我按他说的变换了档位,真的觉得蹬起来省劲多了。

         到了罗家营子村附近,我们又从高速公路上拐到110 国道上。110国道不是单行路,来来往往的车辆特别多。尤其是拉煤的20轮大卡车车体很长,从你身边呼啸而过,让你明显感到有股气流冲击着你。每当这时,我就心里发怵,总担心这个庞然大物把我碰撞着。可是我发现那些老“骑游”好像根本不在乎,照样我行我素地骑自己的车。遇到下坡时他们的车速能够达到40多迈,就连72岁的恩和老人也比我骑得轻松自在,他总是骑在我的前面。我打心眼里佩服他们这些老骑友。

         不知不觉我们就过了呼市和乌兰察布市的交界点,前面打头的骑友孙田仲、张美林、梁惠兰等在一个加油站的附近停下来等我们这些落在后面的骑友。好啊!总算可以喘口气了,我顿觉轻松了许多。我忙取下带在车上的水壶喝了几口水,一路上骑得我口干舌燥,多想痛痛快快地喝几口水啊。“老常,刚停下来不能喝水喝得急了,急了会喝出毛病。”老曹及时提醒我。看来这骑游的学问还真不小啊!

        一路上,只顾费力的蹬车,没工夫仔细欣赏一路上的好景色。休息下了,我才认真观察着大山里的好景色。只见远处的山上披上了绿色,山坡上撒落着星星点点的羊群。田野里作业的农民正开着“小四轮”在辛勤地耕地、播种,也有的农民开着拖拉机、赶着毛驴车还在往地里送粪,一派繁忙的农村景象。再看附近公路两侧的杨柳,杨树仍在吐穗扬花,柳树已是枝叶婆娑,还有那稀稀落落的桃树,正盛开怒放着粉红色的桃花。尽管靠近集宁的山里气温比呼市低一些,但让我们仍然感受到了浓郁的春天气息。我不由地赞叹道:“啊!山里的春天真美!”

        大约11点多,我们到达了中午要吃饭的饭馆----农家乐烩菜莜面馆。这时我们从出发到这里已经行进了49公里。这家饭馆是老骑友们常来的地方,看得出饭馆老板与这些老骑友很熟,彼此间说话那么亲热。孙田仲骑友告诉我们这些新队友:“这个饭馆的农家菜做得很地道,最拿手的是烩菜、油糕、莜面。”饭馆的小后生给我们倒上沏好的热茶,端上油炸大豆,我们一边喝着热茶,一边吃着香脆的炸大豆,旅途的劳累顿觉减轻了许多。“来来来,再吃点水果。”老孙端上两盘切好的苹果、香蕉。我们还以为是饭馆特意为我们准备的,后来才知道是队友郭选路从家里带来的。利用等上饭的这会儿工夫,马队长向大家介绍了5月份在秦皇岛召开的第十七届全国骑游协会年会和下周要举办地活动,让大家做好准备。

       大家七嘴八舌地正说得热闹,这时饭馆服务员把做好的烩菜、莜面和呵油糕端上来了。烩菜里有精猪肉、豆腐、粉条和土豆,烩的烂烂糊糊,很好吃。再看这地道的山里莜面做得又白又绒,口感特好。特别是那呵油糕,软溜溜的,我最爱吃。我从小就爱吃呵油糕,一看这热腾腾、软溜溜的呵油糕一下引起了我的食欲,我一连吃了好几块。郭文才骑友还从家里带来一瓶白酒,席间能喝白酒的几个骑友还痛痛快快地喝了一阵,美酒配佳肴,真是其乐无穷。

        吃罢饭后,马队长征求大家的意见“是原路返回呼市,还是走旧公路往呼市返?走旧路可要多走7、8公里。”大家的意见还是走旧路吧。刚吃罢饭,我们没有休息就又上路了。

        在去往旗下营镇的路上,有一段下坡路,老骑友们熟练地骑着车,风驰电掣般的向坡底冲去,行进速度至少有40多迈。而我不敢放任自行车快跑,不住地握着点刹闸,始终不敢超过30迈。因为我怕自己不熟练太快了会从弯道上甩出去,为安全只好慢行了。

         在这段旧路上有一段很漫长的上坡路,坡度虽然不是那么陡,但我骑起来很吃力。我把档位放到最低档,行进速度只有7、8公里,仍然蹬不动。只好下车步行了一段路。骑友们有个好传统,无论你骑得多慢,走在前面的骑友,都会以停下来休息的方式等待落在后面的队友。休息了一会儿,在其他骑友还在休息的时候,我对69岁的刘忠孝大哥说:“咱俩还是笨鸟先飞吧,队伍中数咱俩慢。他们歇着,咱们先走吧。”于是我和老刘就先行动了。

        快到5点的时候,我俩骑车过了罗家营。为躲避110国道上那一辆接一辆的拉煤车,我俩就下了国道寻近道往市区内赶。走进一条又宽又车少的柏油马路上,我俩正庆幸找到一条好路时,结果发现走进了死胡同。这条路的尽头被土堆挡住了,我们不想返回去走冤枉路,就硬着头皮走田间的土路。一会儿骑一会儿推,总算走到一个离呼市近的村庄。此刻,天上阴云密布,雷声大作,不大一会儿就下起了滂沱大雨。我们不能冒雨行进了,只好拐进一个农民新盖房的门廊里躲雨。雨哗哗地下个不停,有几个农民也到这个门廊里避雨,我们一打听才知道这个村叫“南店”。

         这场雨前后下了也就是20 多分钟,可村里的路已是泥水遍地。雨停后,我俩不顾满街的泥水骑上车就往市区赶,生怕再遇上大雨。

        大雨过后,空气格外清新,道路两侧的花草、树木挂满了晶莹的水珠。我俩骑车越过东护城河的观景桥,从呼市政府大楼东侧的大道进入北垣东街,踏着路上的积水,欣赏着雨后的街景,一溜烟似地回到了自家的楼下。下车后我一看,车上的迈速表显示,这一天正好走了110公里。一天的骑游,虽然觉得身体有些累,但我的心情却格外的好,“啊!这一天过的好舒心!好快活!”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