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波浩渺的家

烟清雾绕人似仙,波光粼粼鱼跃天.浩瀚寰宇思飞渡,渺渺梦境魂绊牵.

 
 
 

日志

 
 

清明节为我仙逝的父母立碑【原创】  

2010-04-06 13:0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二哥提议给故去多年的父母立个碑。他说我们活的时候知道墓地在哪里,我们要是哪天不在了,后辈们恐怕连老人的墓地也找不着了。立个碑最起码他们能够找着先辈的墓地。我和大哥及姐妹们都表示赞同。二哥把一切准备就绪,决定今年清明节给故去的父母坟头立碑。4月4日下午我的一个朋友亲自驾车和我一起回老家实现这个夙愿。

                                                  清明节的前夜

       二哥家住在村里,买东西不是很方便。我从呼市出发前就把祭奠的东西买好了。路过萨拉齐镇,我又买了一些亲戚们吃的熟食和水果。给故去的父母立碑也是一件喜事,我还买了一些花炮。4号下午五点多我们回到二哥家,六哥六嫂及先回来的姐妹和侄女、外甥都在二哥家。侄女女婿当中的杰出代表、青年企业家李明也在,他是参加完刘三孩子的12岁生日庆典路过来的。我一进家二哥他们就招呼我和我的朋友吃饭,我发现二哥的确准备不足,茶几上只摆着一盘炖熟的鱼和一碟咸菜,再没有其他东西。我觉得用这些招待客人有点太寒酸了。就让把我从镇里买回来的鸡、鱼、花生米等摆上茶几,又把我拿回来的茅台酒让打开。招呼亲友们过来喝酒、吃菜。不大一会儿一瓶特供茅台酒就喝光了。李明急着要赶回呼市,说是第二天要和一个客商签订合同,我们也不便挽留。送别他们,留下来的亲戚又坐下来吃饭。

        吃罢饭天也黑了下来,放花炮只有夜里才能显出它的风采。我像小时候过年一样兴奋,把各种花炮摆放在二哥的院子里。招呼侄儿瑞军、侄女女婿、外甥女婿过来点燃花炮。他们先放二踢脚,后放满树林、礼花炮。我以为有大的礼花弹,结果放完也没有看到一个能够在天空绽放五彩缤纷的礼花弹,我感到很遗憾。就让军军去村里买,结果他打电话问了,村里没有卖的,只好作罢。

         夜里,我怎么也睡不着。父母生前的一幕幕情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父亲的老实憨厚、忍辱负重,从来不与别人争个长短。但他过于善良经常遭受别人的欺负和诬陷,那个年代他给生产队放羊。竟然有人无中生有、昧着良心地造谣说我父亲能从活羊肚里掏羊油往家里拿,这种违反常识的谣言竟然还有人相信!可善良的父亲从来不争辩,让他们说去吧。母亲勤劳善良,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有一种坚强的性格。1959年父亲下窑时发生瓦斯爆炸,父亲死里逃生,被掉下来的石头砸断了腰,落下了终身残废。本来矿里不该下放他,但由于父亲善良不敢抗争,就让下放回农村。文革初期,好多老工友替我父亲打抱不平,特意过来动员我父亲去上访。可老实巴交的父亲一口一个“不顶事”,就是不敢去上访。母亲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带着二哥到北京国家煤炭部上访,终于在内蒙古党委和民政部门的支持下,矿里每月给我父亲发了25元困难补助。这25元钱可解决我们家的大问题。使我们兄弟姐妹能够最终完成中小学学业,要不是母亲的据理力争,哪有这25元的困难补助啊?我为有这样一个伟大母亲而骄傲!

                                             清明节给父母立碑

    昨晚一夜没有睡好,凌晨六点我就起床了。沿着我二哥房后的土公路去散步。二哥家养了四五条狗,有一条能够追兔子的长腿狗和同种类的小狗跟着我一起出来散步,使我一点也不感到寂寞。散步回来亲友们还都没有起床,我也闲不住,就拿起扫帚开始打扫院子。不大一会儿二哥也回来了,他和瑞军用摩托车把墓碑拉到离坟墓较近的路边。我把祭奠用的冥币、水果、爆竹等也打包好准备抬到墓地。大约8点多我出来抬这些东西时才发现二哥自己用箩头已经担到了墓地。

    春天的村里田野里到处都是湿的,由于人们都用黄河水浇地,黄河水近年来污染严重,浇过的地渐渐盐碱化了。即使不浇的地也被盐碱闹得遍地是稀泥和碱水。我父母的坟地虽然没有浇水,地势稍高一点,但墓地里到处是稀泥和碱水,就像刚下过雨一样。我们踏着泥泞来到墓地,先用箩头把附近稍干的土抬到父母的坟墓上。然后在坟墓前挖去泥土形成一个能够放置墓碑巢的长方形坑,为防止墓碑被盐碱腐蚀就在坑的四周和底部铺了一层塑料纸。铺好后把水泥做的墓碑巢放进去,把墓碑立起来放进巢里。再用沙子和水泥把墓碑固定好,墓碑就这样立起来了。墓碑正面刻着父母的名字和生卒时间。这时六哥也赶过来了,和我们一起把冥币点燃。二哥说,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冥币?我说父母活的时候过了一辈子穷生活,年年为没钱花发愁。现在咱们多给他们烧些,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也能过上富人的日子。其实是否真的顶用谁也不知道,这只是做儿女的用这种方式尽一种孝心吧。烧纸时正好刮着西风,那么多冥币一会儿就烧完了。接着,我们把祭奠的水果摆放在坟前;把带去的鞭炮和二踢脚燃放。立碑仪式就这样结束了。

    大约9点半,二哥他们已经撤离了墓地,我一个人又小心翼翼地把被泥土糊住的碑文清扫清楚。然后,我深深给父母鞠了三个躬,并默默祝福父母安息吧。这才缓缓离开父母的墓地。

    回到二哥家,姐妹们正在准备午饭,炖了一大锅猪骨头和本地鸡肉。听说包头的四哥、四嫂,二姐、二姐夫、三姐以及外甥们都回来了,二哥和我给他们打电话希望他们也一起过来吃饭。但他们谁也没有过来,说是在九弟那里吃呀。大约11点多我们就开席了,摆了两桌饭,男的一桌,女的一桌。我们几个弟兄和侄儿、侄女女婿一桌,不仅把另一瓶茅台酒喝光了,而且把六哥给带来的一瓶西凤酒也喝光了。终于完成一桩心愿,大家都很高兴。最后,我们都带着醉意离开了二哥家。

    在回呼的路上,我和姐姐、六哥去九弟家拜访了包头来的哥哥、姐姐和姐夫;我又去贺家圪疸看望了我80多岁的五爹。大约在5点多钟回到呼市。

  评论这张
 
阅读(567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