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波浩渺的家

烟清雾绕人似仙,波光粼粼鱼跃天.浩瀚寰宇思飞渡,渺渺梦境魂绊牵.

 
 
 

日志

 
 

在兔年春节的长假里【原创】  

2011-02-09 23:21: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2011年春节(即兔年)的长假就结束了,七天时间过得好快!在这几天我走了几家亲戚,也没顾得上去拜访朋友,今天早上才从我的一个亲戚家返回呼市。

         除夕夜晚,我们一家人都去了我岳母家熬年,观看了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看似热热闹闹、轰轰烈烈,但真正的亮点不多。小品虽然不少,但叫得响的我看只有赵本山和他几个徒弟演的《同桌的你》。就这个小品还能给观众带来一点笑声,其余的大家看了一点映像也没有留下,正如老百姓说得“呱得没有一点味道!”看完春晚我们一家三口就回我们家睡觉了。

          大年初一一早上,单位的李振银约我和韦占飞在我们住的单元楼上楼下转了一圈,算是给同事们拜年了。回到家我就继续给朋友们发信息、回信息拜年。现在人们拜年方式也多采用短息拜年的方式,节省了来回奔走的时间。因为大家都这样做,谁也就不会抱怨你来了没来了。我觉得这是一种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应当值得提倡。但对于至亲就不能仅仅发一条短息了之了。下午,我、爱人和姑娘一起去我哥家给他们拜年。大哥、大嫂他们都在他们大姑娘家过年,还有他们俩个姑娘的孩子,一家人在一起过年倒也其乐融融。尤其俩个不大的孩子活蹦乱跳,平添了不少喜气。我和大哥回忆了我们童年时的一些过年情景,感慨今天的好日子就是不一样。从大哥家出来,我去军区干休所去给我舅母拜年,每年我都要去给我四舅、四妗拜年。尤其2010年8月我四舅故去了,留下四妗一人,我更得过去给她老人家拜年了。我来到军区第三干休所四舅的家,小毅、小毛一家人全在我舅母家,小毅因为一直没有结婚就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小毛忙着给我倒水、端水果,四妗也特别高兴,笑着说:“今天过年孩子们怕我孤独都过来和我过年,小惠和她女婿早上才回他们家。”小毛忙着给他姐夫打电话说:“三哥来了,你们一起过来吃饭吧!”不大一会儿,我的姑舅妹妹、妹夫就开车过来了。妹夫张宇还带来两瓶他珍藏了10多年的五粮液酒,高兴地说:“今天和三哥一起喝个痛快!”四妗和小毛的媳妇小左早把晚饭准备好了,小惠他们一来就把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桌。我们四个爷们喝白酒,我四妗和小惠、小左及毛毛的姑娘小芳喝饮料。大家在一起谈天说地好不痛快,不大一会儿工夫,我们四个男的就把两瓶五粮液给喝光了。最后,我是带着几分醉意打车回家的。

         初二,大哥领着两个姑娘和外甥来我家拜年。然后,我和他们一起去大哥家吃饭。初三早上我姑娘婷婷搭顺车去了北京;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去看了电影《新少林寺》。

         初四中午,秦燕约我和葛力大、韩雨轩等几个朋友吃饭。下午四点老同学段永胜开车和我一起去察素齐淌不浪村看望我的姐姐、姐夫。我们走的是110国道,就一个小时就到了我姐姐家。我们到了姐姐家,姐姐、姐夫一家人非常高兴。二外甥二虎早早就在大门外迎接我们,一进家姐姐就把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来。炖鱼肉、清炒菜、爬肉条、炒豆芽摆了一炕席,老段开车不能喝酒,我和大外甥德虎两人喝了两三杯白酒。还有叫我老舅舅的三个小外甥,一家人在一起高高兴兴、说说笑笑,好不快乐!70多岁的老姐夫高兴地说:“今年的年可过好了,亲友们送来不少吃喝,我们吃也吃不完。”饭后,我和老段返回了呼市。

         初五,人们叫破五,听老人们说过了破五就可以出远门了,所以人们把初五也叫做小年。果真这天一早上响炮的人就比较多。我也不甘落后,早上起来就去响炮。晚上,又独自出来欣赏初五的夜景。街市上灯火通明,爆竹声声,礼花在天空绽放,好一派大好风光!触景生情,我即兴给远方的朋友用手机发了一首诗:“正月初五灯火明,满街挂着红灯笼。爆竹声响震寰宇,礼花绽放半天空。”

         初六早上我去单位值班,中午侄女瑞清请我们过去吃饭。我爱人同学聚会没有去侄女家,我独自去了。饭后,我和大哥打车去了赛罕区太平庄的后乃莫板村我们的姑舅妹妹李改梅家。改梅的丈夫关海宽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人非常厚道实在。几次邀请我去他们家看看,初七就要上班了,我就提议和大哥一起去看看这个姑舅妹妹。我们打车去了他们家,一家人非常高兴。我们一进门就给我们做饭,农家最好的饭就是包饺子。改梅还让她的二女儿关薇把她大舅维贵(我叫维贵哥)请过来和我们见面。记得40多年前我们这位维贵哥还到我们村和我们一起玩耍过。他是我五妈的外甥,与我六哥是俩姨弟兄。今年维贵哥已经68岁了,见了面我都认不出他来了。但他还认得我大哥,叫得上我大哥的小名。他说:“这几年过得不错,三个孩子都成了家,我现在又是爷爷、又是姥爷。去年,孩子们都盖起了砖瓦房,一会儿你们过去看看我们的新房。”改梅做好饭后,我们和维贵哥一起过去吃饭、喝酒,回忆童年的往事。我们本来打算当天返回呼市,但改梅、海宽说:“你们不用着急回,我们这里一天去呼市的客车有三趟,你们还怕回不去吗?明天一早就有车!”盛情难却,我们哥俩还是留了下来。

        饭后,改梅、海宽和维贵哥领着我们哥俩去参观他们村盖的文化大院和观音庙,这个文化大院和观音庙是村里一个农民企业家投资300多万元盖的。村民们看戏、看电影都来这个文化大院的戏院里看,不怕日晒雨淋。观音庙里供奉着观音、财神和龙王爷,村里人祈福免灾都到这里来。参观完文化大院和观音庙,我们去维贵哥家参观了他们盖的新房。富起来的农民就是不一样了!盖的全是砖瓦房,土抷房已经很少见到了。在我们返回改梅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下来了,我们沿着村里修得水泥路往回走,只见路旁的电线杆上还亮着路灯。改梅说:“去年我们村里也安上了路灯,和城里没什么两样了,晚上行走也不用怕了!”村里铺了水泥路,安上了路灯,这些都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啊!

         初七早上,我们乘坐大巴车从后乃莫板村返回来呼市,没有误了上班。七天的长假就这样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