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波浩渺的家

烟清雾绕人似仙,波光粼粼鱼跃天.浩瀚寰宇思飞渡,渺渺梦境魂绊牵.

 
 
 

日志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2016-03-25 07:2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整理完善常氏家谱,3月20日至22日,我和北京回来的常永宏、呼市的常利、常培先一行四人回常家人的祖先居住和生活过的清水河县和山西省偏关县寻根问祖。我们走访了常氏先人居住和生活过的山西省偏关县境内的小刷咀村、穆家墕村、曲家湾村和石沟子村以及内蒙古清水河县北堡乡的水草沟村。我们走到哪里,都受到哪里的常家人热情接待,他们都说:“常家人不分户,都是一家人!”真是常家一家亲啊!

      一、清水河县会亲人

        3月20日下午5点多,我们一行四人到达清水河县城,清水河县职业学院的常德钢老师在县城的路口迎接了我们,并把我们引到一家饭店。为给共续家谱提供线索,常老师邀请了他所认识的在县城里居住生活的常家人,陆陆续续来了13位常家人,其中年龄最大的有80多岁的常兴老人。我们说明来意后,大家非常高兴,都说常家人应该有个比较详细的家谱。大家从追溯自己的父亲、爷爷、祖爷爷叫什么名字开始,逐渐往上追溯,但大家追溯到老爷爷再往上就不知道了。这天晚上来聚会的常家人大多数是属于清水河县黑土崖村出来的常家人。他们属于老祖常旺下面常天恩的后代。暂时与我老爷爷常江和常永宏的祖爷爷常天红还联系不上。于是我们决定去常家人的老祖们居住过的山西偏关县境内的小刷咀村和穆家墕村以及内蒙古清水河县境内的水草沟村寻根问祖。热情好客的常德钢老师不仅请我们大家吃饭,饭后还要安排我们从呼市来的几位住宿。当我们入住清水河县最好的飞翔酒店时,常老师又和我们一起计划寻访的路线,并为我们寻根问祖提供线索。我们被常老师的热情好客深深感动着。到底都是常家人啊!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德钢(左一)在清水河县城里的饭店请常家人吃饭,开席前大家在一起畅谈常氏家族的事情。坐在中间的是常兴老人。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利老兄(右一)与从黑土崖出来的常家人合影留念。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德钢老师(右一)与常培先(右二)、常利(左一)等常家人合影留念。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家人在一起讨论常氏家谱的整理一事。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前来会常家人的亲人们。
 

      二、玉书老人真热情

        3月21日早上7点多我们在酒店吃过早点就起程去山西省偏关县境内的小刷咀村和穆家墕村。从水草沟村出来的常培先女士一边指挥驾车的常永宏怎样走,一边用手机联系她认识的家住山西的常家人。你别看她岁数不大,可能量不小,一会儿就联系上了在水泉营村居住的常青荣。去了水泉营村,我们先拜见了常青荣的父亲常玉书(常三)大叔。这位老人虽然年过七旬,但非常精神,思路清晰,话语有力。我和他老人家说起居住在清水河县欧梨峁村我三爹常厚、我叔伯大哥常培智,他说:“我听说过,但没有联系过。”老人还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他说偏关县的常老师曾经编写过家谱。我们说:“那太好了,我们一定去拜访。”常青荣兄弟听说我们对去小刷咀、穆家墕的路线不熟,就主动放下手头的活儿要陪我们去寻根问祖。还真多亏有了常青荣,要不然我们真找不到处在山沟里的这两个小村庄。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水泉营村常玉书老人的院门。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玉书老人。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我们和常玉树老人合影留念。左起为从北京专程回来寻根问祖的常永宏、常玉书、常振亮、常利。
 

        三、寻根问祖小刷咀

       尽管去小刷咀村的路不好走,但有常青荣兄弟的指引,我们还是顺利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早上9点半我们到了这里,在青荣兄弟引领下我们直接去拜访的是88岁的常有来老人。老人虽然年近90了,但头脑清醒,言语不乱。他讲述了常家的祖先来源于山西临县,从临县又到了小刷咀和穆家墕,再到了内蒙古的水草沟和后草地(就是现在的四子王旗一带)。他说:“当年我们的祖先是三个老弟兄常天赐、常天恩、常天才首先从临县出来,后来由于战乱和灾难,子孙们流落各地。我的老祖应该是常天赐。”我问这位老人认识不认识居住在清水河县欧梨峁村的常厚(小名常三)、常培智?他说:“认识,而且常培智还和我见过面,他叫我三爹。”这样说来,我的祖先也应该是常天赐。这时做笔录的常永宏着急了,忙问常有来老人:“我的祖先叫常天红,您知道他吗?”常有来老人说:“好像听说过还有常天禧、常天官,常天红没有印象。大概他们与我说的三个老弟兄是叔伯兄弟。”常有来老人把他知道的常家人都详细告诉给我们,常永宏认真做了记录。这位老人这么认真地配合我们调查的确让我们感动。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88岁的常有来老人(左一)在接受我们一行的访问。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青荣(左一)带领我们走进常有来老人的院子。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有来老人和他的夫人在家里合影。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家人的祖先居住过的小刷咀村落。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我们一行与常有来一家人合影留念。前排左起为常有来的夫人、常有来老人、常青荣,后排左起为常培先、常利、常维(常有来的儿子)、常永宏。

       四、穆家墕村细访亲

        离开小刷咀村,我们又行进在去往穆家墕村的路上。大约12点我们到了穆家墕村,在一排新盖的窑洞前我们遇到一位女士,我们问她这村里有姓常的老人家吗?她说:“有,但我不熟悉。”正说着,只见一位男士骑着摩托车向我们走来。这位女士忙指着他说:“你们快去问他吧!他就姓常。”这位男士叫常在宽,他听说我们要寻根问祖,他很热情地领着我们去了一个村里的打谷场。只见有几个人在打谷场上忙乎着,常在宽过去和这几个人打了招呼,说:“这几个内蒙古的常家人来我们这里寻访常家人!”他又告诉我们:“打谷场上的这几个人都是姓常的。”于是,他们停下手里的营生引领我们进了他们居住的窑洞。个子比较小的叫常树山,今年61岁,本来人家在装土豆准备出卖,见我们来访就停下手里的活儿领着我们去他家;比较壮实一点的叫常桂生,他正在用碎草机破碎谷草,见我们来了也停下工作接待我们一行。我问他们知道不知道常九定?他们说不知道。我说:“常九定的儿子叫四关东。”他们说:“四关东我们知道,但他不在这里居住,他的儿子好像在内蒙古乌海市公安局工作。我们这里有二关东、三关东。”这么一说我们应该同属一个祖宗。热情的常树山把他知道的常家人一一告诉我们,常永宏做了详细的记录。访问结束时快下午一点了,常树山要留我们在他家吃饭。因为我们来访耽误了他们手头的工作,我们感到愧疚,觉得再不能给人家添麻烦了。就谢拒了人家的好意,恋恋不舍地告别了他们,继续向偏关县城进发。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我们一行与穆家墕村的常家人合影留念。前排左起为常振亮、常树山、常桂生、常青荣,后排左起为常利、常在宽、常永宏。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在穆家墕村居住生活的常家人,他们是在这里生活的常家第五代传人。左起为常树山、常桂生、常在宽。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树山给常永宏讲述他所知道的常家人历史。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这就是常家人的祖先们居住和生活过的穆家墕村。

       五、常保国引领寻亲

       离开穆家墕村我们就直奔偏关县城,迫切地想去拜访常玉书老人推荐的写家谱的常老师。我们来到一家新开业的莜面村,常青荣兄弟就给常老师打电话让他尽快过来一起吃饭。我们到达偏关县城时就是下午2点了,等这位常老师过来时已经快3点了,人家早在家里吃过饭了。这位常老师叫常保国,有50大几岁。他说:“我专门整理过家谱,但不太全。”我们非常想看看他整理的家谱,一吃罢饭我们就跟着他去他家看家谱。他家住在一处山梁上的平房里,去了他家他拿出一个黑包包,寻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他说的整理好的家谱。最后他找到一个小本本,里面记载的所谓“家谱”其实和我们上午访问的常有来老人说的内容差不多。他看我们比较失望就答应陪同我们去曲家湾村和石沟子村访问常家人。他说那里住着不少常家人。于是,他让他儿子开车引领我们去了曲家湾村和石沟子村。我们5点20分到达曲家湾村,这里的常家人请来一位70多岁的常家人,但他也说不清常氏家族的祖先是谁。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山西省偏关县县城的街景。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保国老师和他儿子居住的平房。

      带着遗憾和失望我们又来到石沟子村,这个村紧靠公路,公路上拉煤的大卡车川流不息。我们来到紧靠路边的一家常家人家里,说明来意,热心的几个男士告诉我们村里有位80多岁的常姓老人,也许他能够知道更多的常家人祖先的情况,于是他们就领着我们去拜访这位老人。在寻访这位老人的途中我们遇到70多岁的常先进老人,他听说我们来寻根问祖,就给我们讲起常世元祖宗会武术善辞辩的故事。他说的常世元大概就是我父亲曾经给我讲述过的常九定老人。常九定老人的官名叫什么我父亲并不知道,但常先进老人讲述的常世元的故事和我父亲给我讲过的常九定的故事差不多,我推测常世元就是常九定。6点半了我们终于见到那位80多岁的常家老人,但他对常氏家族祖先的事情他也说不清。晚上7点多我们告别了石沟子村的常家人和常保国父子,我们又开车向水泉村行进,结束了一天的紧张访问。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石沟子村的戏台。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先进(中间拿铁锹的人)给我们讲述常世元爷爷的故事。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我们一行在倾听80多岁的老人(中间拄拐杖者)讲述常家人的历史。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永宏在记录老人讲述的常家人历史。

        六、夜住北堡村窑洞

        当我们回到水泉村已是晚上8点多了,常玉书老人正和老伴儿吃晚饭。大婶见我们回来就忙着给我们做饭,趁此机会我们又向玉书老人了解了一些情况,永宏按照玉书老人说的做了认真记载。热情的常青荣兄弟拿出家里珍藏的好酒让我们喝,只可惜我们这些人都不善于喝酒,只是浅尝了一点,辜负了玉书老伯和青荣兄弟的一片美意。饭后我们告别了热情好客的常玉书老人和常青荣兄弟,赶夜路去往常培先姑姑常翠玲家住的北堡村。

        到了北堡村已是10点多了。培先的姑姑已经把我们要住的窑洞烧得暖暖和和。常利大哥把热炕头让给我,晚上睡在热乎乎的炕上真的好舒服,不大一会儿我就进入了梦乡。

       七、清晨拜访水草沟

        3月22日早晨,北堡村的人们还在睡梦中我们就启程去水草沟寻亲了。天上下着蒙蒙细雨,去往水草沟的路途非常不好走,一般的轿车根本无法进去。培先的姑姑安排了一辆小面包车载着我们去水草沟寻亲。培先家原来就住在水草沟村,这姑娘有志气,觉得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再也不能一辈子呆在这样落后的山沟沟里。于是,她走出这穷山沟来到了呼和浩特市打拼,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她们家人的命运。培先夫妇是一对很有孝心的年轻人,来了呼和浩特市不仅给自己买了楼房,还给她母亲买了高层楼房。让她母亲晚年告别了水草沟村的破窑洞住进了宽敞整洁的大楼房。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家人的发源地之一、位于内蒙古清水河县北堡乡的水草沟。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3月22日清晨,我们一行冒着小雨来到水草沟村寻根问祖。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现在的常家人居住的窑洞。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家人的祖先曾经居住过的窑洞。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我们常家人的老祖们居住过的窑洞。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水草沟村旁边的水草沟。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我们一行在常家人繁衍生息的水草沟边合影留念。中间的女士是常翠玲。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这就是老祖宗们居住过的窑洞。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这就是常家祖先建造的窑洞门楼,现在还住着常家人。

        本来去往水草沟村的路就不好走,下了点雨就更难行了。给我们开车的小伙子叫牛飞,尽管他熟悉去往水草沟村的路线,但泥泞的道路一不小心把车陷入泥潭里走不了了。我们几人下车想把车拖拽出来,结果由于车轮打转根本拖拽不出来。在我们无计可施的时候,小伙子说:“不行你们就推吧!”我们几人拼命推车,哎!还真把车推出了泥潭。大约走了5里多路我们才到达水草沟村。这里的村民还住在出门困难的山沟里,住着破旧的窑洞。他们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也不像年轻人想着改变。这就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的老父亲说他的祖爷爷就是从水草沟出来的。

       在培先姑娘引领下我们认识了常秀和她三爹常三祥老人。常秀是村里少有的文化人,他说他老父亲也是文化人,而且对常家人的祖先历史比较了解,曾经写过一个家谱,只可惜老人去年过世了。家谱也找不到了。听到这个情况我们感到非常遗憾,要是这位老父亲活着那该多好啊!最起码他能够给我们讲述一下常氏家族的历史啊!常秀尽自己所知道的给我们讲述了一些情况。在我们了解情况的过程中,常三祥的夫人就给我们远道而来的常家人准备早饭。不大功夫,一桌好饭就做好了。农家的烧猪肉、炖粉条、炸油饼端上来,我们像过年吃年夜饭一样吃得滋滋有味。多么淳朴的常家人啊!多么古老的水草沟!是这里走出了一代又一代的常家人!这里是常家人的根。不管常家人现在在哪里,但你千万不要忘了这里是常氏祖先生活过、打拼过的地方!千万不要忘了在这里默默无闻一生奉献的父老乡亲!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培先三爹常三祥家的窑洞。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水草沟村的文化人常秀(左一)和常三祥夫妇。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 常利和常秀(中)、常三祥合影。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我(右一)和常利、常秀、常三祥合影。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常永宏(右一)和常利、常秀、常三祥合影。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我们在常三祥家里聆听常秀、常三祥讲述常家人在水草沟村生活的历史。
寻根问祖散记【原创】 - 烟波浩渺 - 烟波浩渺的家
      图为我们即将离开水草沟村时,居住在这里的常家人与我们合影留念。

       在回呼和浩特市的路上,我浮想联翩,边走边用手机写了四首小诗,对这次寻根问祖活动做了概括。

一、访问小刷咀

山路弯弯绕着村,

七扭八拐路难行。

五人同行访祖宗,

窑洞里面细谈心。

八旬老翁好记性,

细说祖先常家人。

山西逃难出洪洞,

子孙繁衍遍内蒙。

一支久居欧梨峁,

一脉深入草原中。

还有去了大后套,

更有英才闯北京。

二、寻根问底穆家墕

老父曾说穆家墕,

先祖三人创家园。

面朝黄土背朝天,

辛勤耕耘山水间。

常家后人分四野,

五代传入守家园。

打谷场上追溯源,

窑洞里面论辈前。

常家辈分有先后,

一脉相承浓于血。

共续家谱接亲缘,

同传家风一万年。

三、石沟子村问祖

才饮曲家湾里酒,

又到道边石沟村。

保国父子情谊重,

引领寻访常家人。

常姓人家皆热忱,

一会聚集一群亲。

七旬老者常先进,

细说世元大祖宗。

武术高强善言辞,

路见不平真英雄。

勤劳善良常家人,

世世代代传美名。

四、水草沟寻根

晨雨濛濛就起程,

水草沟里觅先宗。

道路泥泞实难行,

车阻泥潭靠推功。

寻祖心切感上苍,

总算顺利访亲人。

水草沟边破窑洞,

曾是祖先繁衍村。

常秀老人讲家世,

三祥夫妇心热忱。

农家饭菜待远客,

一片真诚常家人。

窑洞虽破见古今,

饮水思源不忘本。

代代相传继家风,

共圆伟大中国梦!

  评论这张
 
阅读(184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